芊和桑

黑历史

啊,初中生活。
以后只能等放月假才能摸一次手机。

【g27】非法5

·
·
“我们之前讲好了,找到人就立刻回去。毕竟我们并不知这条密道通往哪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说完,G又有点戒备地看着昏迷的少年,他还想说说不定这少年其实就是个陷阱。
·
十分了解自己好友的giotto笑了。
·
“我不会食言,做的事情我有分寸,下来这里只是不想失去一个找到证据和救下一个无辜的人的机会,而且……谨慎是好的,但也不要总把事情往坏处想。”
·
“先出去吧……”
·
·
·
·
梦?
·
不,不是。
·
纲吉打量着周围,有些迷糊地想。难道自己当时跑出来了?
·
不想躺在床上,这里让他想起了冰冷的手术台。脚尖落地时一瞬的冰凉把纲吉最后的一点点睡意打散。
·
头有点昏,纲吉踩着无力的步子来到窗前。
·
不知道这扇窗面向的是东还是西,所以不知道现在看到的露出一半的太阳是代表晨曦还是夕阳。
·

【g27】非法4

·
纲吉当时在隧道里跑了很久。至少他觉得跑了很久。
·
意料中的没有一次性割到那个人的颈动脉,不过纲吉确实有将刀子捅进了那个人的眼睛里。没想到那个人会突然反抗,但也只是大叫抓起周边的东西瞎扔,还幸运地把纲吉的旧伤给砸裂开来,把纲吉吓到了,那个人又不小心自己弄到了蜡烛,倒也省了纲吉。也许那些瓶瓶罐罐的药品里有什么引燃效果,火迅速扩大开来,纲吉反应得也很快,立刻跑进了密道里。
·
一路上,纲吉用力捂着止不住血的伤口奔跑着,漆黑的洞里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身后发着红光的密道入口,接着跑到头晕,再到摔地不起。
·
·
·
·
·
·
“boss,”G想要阻止giotto。“我们不知道洞里有些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
“这些我都知道,”giotto道。“但彭格列等不起。”
·
G皱起眉。空气中弥漫的烧焦味道里,他很敏锐地在密道中发现了一丝血腥味。
·
G相信giotto也发现了。
·
“也许并非没有人幸存下来……啧,G!”
·
“……”
·
G咬牙,还是听了顶头上司的话。
·
“等我。”
·
说着离开了这里与外面彭格列的其它等待指令的成员说明,拿了蜡烛又带了两把枪以防不测。
·
·

【g27】非法3

·
·
搜寻一番后回到金发男子身边叫了声boss,然后沉默,意思很明确。
·
金发男子叹了口气,转身道:“回去吧。”
·
既然G说了没有幸存者,giotto也不会多说废话再问一遍“确定没有人存活吗”。
·
他们所呆的屋子明显发生过火灾。从现场看来原本火势很大,什么医学药品手术台全被烧毁,giotto能想象到当时被绑在这里不能动弹的一群孩子,看着烈火爬上自己的腰,看着自己的头发被点燃,giotto简直能感受到当时的绝望。可是他们连证明艾佩尔索亚家族暗中做着非法人体实验的证据都没有。
·
当他们查出这里赶来时,就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可以证明的事物或人都消失了。
·
·
giotto已经转身往外走了几步。G还留在那里观察着周围。
·
“等等,”G忽然叫住他。“boss,这里好像有个密道!”
·
giotto又停下了脚步。
·
房间本就昏暗,焦得黑不溜秋的四壁和残毁物,加上密道所在地又不是很明显,没人发现很正常。
·
·

【g27】非法2

19世纪设定
27小天使非穿越设定
小天使还可能有点黑化

每次更的只能说是一段,不算是一章

2
·
·
这把刀是一次他们匆忙中不小心打翻工具箱时偷偷拿走的。很小,掉在纲吉脚边,在昏暗的环境中他们并没有看见,纲吉却发现了。
·
不想被他们找到,纲吉将脚悄悄抬起踩住了那把小刀。没有鞋子,什么都没有,直接踩在刀片上。
·
很自然地又把脚收回来,刀片划过凹凸不平的地板发出的声音在一片咒骂声中并不明显。脚底传来了刺痛,纲吉平静地想,也许流血了。不过那又怎么样?他嘲讽地笑了。还差这小小的口子吗?平日里,这群人就喜欢对他们施虐,尤其是对纲吉这种十二三岁的人。还喜欢把饭泼在皮肉绽开的流着血的伤口上,然后留下一句,吃吧,边笑着走了。
·
·
·
·
那个人背对着纲吉翻找些什么。纲吉思考了一下两个人的距离,握紧了手中的小刀。他现在可以把那个人杀了。
·
这是难得的机会,那个人的同伴都不在,只有他一个人呆在这。
·
也许自己并不能一次性准确地将他的颈动脉划破,但靠近他后还可以再攻击他的眼睛哪里。之后用一旁的蜡烛点燃他的衣服,和房间。
·
纲吉知道就在不远处有一个密道。起火时就跑进去——应该说是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因为这群人曾经没有顾忌什么直接在他们面前进出密道,看起来对纲吉他们很放心,认为他们逃跑是不可能的事,逃跑了也就只是一颗子弹而已。
·
但他不能错过这次,也许等不到下一个机会,自己就已经死在手术台上了。
·
至于起火时的其他——
·
纲吉扫视了一下周围和自己一样被绑住的人,其中一个女孩看起来很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
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一个一个为他们解开绳子。
·
·

【g27】非法1

19世纪设定
27小天使非穿越设定
小天使还可能有点黑化

每次更的只能说是一段,不算是一章


1
·
·
铁锈味不断刺激着大脑神经。
·
·
原本不算小的房间,因为一群被绑在地上的存在和几个正忙碌的人而显得十分拥挤。
·
那几个人拿着刀子在一个人的身上划来划去,喷发的鲜血总会淋到坐在手术台不远处的纲吉以及周边的人。
·
在昏暗的房间中,纲吉能明显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血腥味从头颅染湿头发,与汗融合接着向下,打湿本就鲜红的衣服,这来自于昨天在手术台上狂叫的小孩,两层鲜血的区别只在于先后。
·
这里没有能止痛的药剂,虽然手术用器具很全,但是这里没有止痛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会在手术前把人打晕,再拖到台上再进行下一步。
·
台上的人被痛醒也是常事,一般,那群人会随手拿什么东西将那人的嘴巴堵住,不管什么在那人清醒的状态下继续手术,亦或是再打一顿。如果反抗过于强烈,甚至伤到了做手术的人,他们会选择把人的舌头割了,昨天那个小孩就是这样,不过割舌头的人手不是很稳,加上人忽然昂起头反抗,那刀就穿过了颈脖。
·
每当手术台上的人“意外”死亡时,纲吉都会一阵恍惚,他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接着背后冒起冷汗,血液中好像被注射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
·
短小
爷爷大概在第三出现

忽然觉得【库洛姆(性转) 攻&六道骸 受】好萌啊天啊我的鼻血

脑了下车挺带感【捂心脏】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京子告白了。


纲吉站在镜子面前第五十三次练习着表白的台词。

“京子酱!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京子,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们能先交往试试吗?如果不合适……”


“唔啊……果然还是不行啊……”纲吉叹了口气垂头苦恼着,自言自语道,“我可能说不出这么多话来啊……要不要剪短一点……”

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纲吉没有注意到,镜子里的“他”眼中忽然间溢满了苦涩,瞳色也变了个样,然后一瞬间又恢复了。


纲吉再次抬起头面向镜子,看着镜中人的眼睛,认真地说:

“京子,我喜欢你。”

“不——”

他一笑,镜子里的那个人也跟着笑。他对着镜子里的那个人一字一句地说,镜子里的那个人也对着纲吉一起一字一句地说:

——“我爱你。”


·
·
勉强跳上一墙,却再也没能保持平衡从墙上摔了下来。
·
“唔……”
·
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磕到了伤口,纲吉发出一声低吟。
·
睁开了浑浊的双眼,抓着被麻醉枪打中的左肩缓缓爬了起来,靠在了墙上。
·
感受着渐渐失去知觉的左半身,纲吉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手探向腰侧的匕首上,他开始思考起刺向身上的哪个部位刺痛最大而带来的伤口最小。——用来清醒头脑。
·
·
·
·
·
·
·
·
雪从空中飘洒下来。
·
·
回到公寓,站在自己租的房间门口翻着包里的钥匙。
·
包里都是刚才换下的沾满了血迹的衣物,以及一把匕首。
·
翻了很久,纲吉才找到了被他放置在最底层的钥匙。
·
太阳穴传来一阵阵钝痛,脑仁如同隐隐快要爆炸的西瓜一般。肠胃也感觉涨涨的,有点想吐。纲吉整个人非常不好。
·
·
“克姆西哥哥!”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孩在看到纲吉后惊喜地叫出声来。
·
正在开锁的手一顿,纲吉随着声音看向那个小女孩,联想到她口中叫出来的自己曾经的化名,他回想起了这位不算是邻居的邻居。毕竟租了这个房子还没一个星期,而一天时间里大多都在外面,并且现在自己又要搬走了。
·
因为他已经被发现了,这里隐藏不了多久,他必须离开。
·
住在对面的那个小女孩貌似又回想起了什么,留下一句等等,就跑回了自己家。纲吉笑笑,然后又显得有点牵强。他走进屋子,将包里的沾有血迹的衣服用死气炎烧毁,然后又受不了死气炎所带来的疲惫,死气炎马上就熄灭了。
·
“克姆西哥哥!我来了!”女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
“嗯。”纲吉应声,前去开门。
·
“真是……锁什么门啊……你看!”女孩亮出了藏在身后的刨冰。——应该是刨冰。“我上午做的!哥哥要吃吗!”
·
纲吉笑了笑,对女孩说:“大冬天吃刨冰啊……不会生病吗。”
·
“嘿嘿。”女孩眨眨眼说:“刨冰就是要在冬天吃才爽嘛……要吃吗!”
·
纲吉看着女孩发亮的眼睛,沉默了。他想起了以前,大概是多久已经忘了,那时的记忆现在回想起来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看着女孩闪闪发光的双眼,他却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时候,见到了曾经的蓝波,见到了曾经的大家。一切又是那么清晰。
·
然后莫名地,他将女孩毫无防备地放了进来。
·
·
融化后的刨冰有点像葡萄梨子荔枝橙子草莓蓝莓的混合体果汁,甜甜的,还有点酸。
·
一路吞下,食道仿佛结了冰,寒得刺骨。
·
肠胃的不适与太阳穴的剧痛更加明显了,这让纲吉心情不是很好。
·
“好吃吗……”女孩小心翼翼地问着,但仍隐藏不住眼睛深处的“快说好吃”“快夸我”。明明心情不是很好,但纲吉仍忍不住笑道:“很好吃。”
·
“哈哈!很好吃对吧!我跟你说我当时为了做这个东西……”女孩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纲吉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他忽然觉得这种生活放在自己身上有些太过奢侈了。这种温馨宁静的日子对他而言简直奢侈得想要落泪。
·
待小女孩说完,纲吉用像是在面对儿时玩伴一般开玩笑的语气说:“夸你。”
·
“真是的……太敷衍了……”女孩郁闷道。
·
纲吉忽然想起自己貌似还不知道女孩的名字。
·
“你的名字叫什么?可以跟我说吗?”
·
“诶!”女孩叫了一声,像是生气一样。“你怎么可以忘记我的名字!我都还记得你的名字……”
·
“对不起……”
·
“算了算了,”女孩摆摆手,又笑着说,“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吧……我叫……”
·
纲吉忽然敏锐地听到一群脚步声,虽然很轻,但他仍然察觉到了。
·
脚步听起来像是训练有素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而且还有一群。
·
纲吉眼神一凌,抓起放在身旁的包,捂住女孩的嘴将他抱起。女孩被他这个举动吓到了,然后就被捂住了嘴——其实现在纲吉捂不捂都没有关系,因为女孩已经被吓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女孩看向身后,瞳孔紧缩——他们现在处于窗外,下方就是来来回回的车辆。
·
纲吉看到了一个通风道,够大。他打量了一下,撬得开,想着就从包里掏出了还带着点血迹的匕首。然后他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到了自己手上。
·
低头一看,就对上了女孩惊恐的且还在流泪的眼睛——止不住的那种眼泪。纲吉再也没法忽视自己怀里不断颤抖的身体。
·
但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撬开门后,他先将小女孩放入通风道,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
通风道里,他的手抚上女孩的脸,想要把眼泪擦掉。他轻声说着:“别哭了……”
·
但女孩貌似哭得更凶了。
·
纲吉咬紧了下唇,没有再去看女孩一眼,注意起外面的动静。他感觉自己拿着匕首的手也开始发抖了。
·
·
原本他们所呆在的屋子忽然响起一阵巨响。
·
“艹!他肯定就在这里!跑哪去了!”
·
“呵,彭格列都没弱了还不让我们省心。”
·
“还说什么要洗白彭格列,真是愚蠢,最后还要拉着整个家族给他陪葬,哈哈……”
·
“喂,别乱砸东西,要是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你们担得起吗?而且,人家好歹……”
·
“也是教父?噗哈哈哈!还当他是教父啊?我怕他?”
·
·
“……”纲吉垂下眼帘。认真地听着那群人所说的每一个字,也许会有什么有关于剩下唯一的守护者蓝波的线索。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人也许已经离开了,也许早就离开了,但纲吉仍旧在那,又过了一会儿,他动了动,抬眼看向女孩。
·
女孩被吓到了,原本才缓和下来的情绪又被纲吉挑起。她发着抖,不敢出声。
·
纲吉出了通风道,将女孩接了出来抱起,轻轻说了句对不起,也不知道女孩有没有听到。
·
回到那个房间,纲吉沉默地放下了女孩。得到自由的女孩立刻向门口奔去,期间被绊倒了一次。
·
“呜呜……”抱着摔到磕破的膝盖,女孩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眼泪又开始流了。纲吉想要走过去,然后顿了顿,终究还是没有动。女孩看了一眼纲吉,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顿时惊恐爬起,踉跄着跑了出去。
·
·
·
·
疲惫地抬起头,第一眼看见的是卫生间里的镜子。因为光线不足,所以镜子照映出来的东西看起来有点模糊不清。
·
不知道为什么,纲吉望着镜子里的那个熟悉又有点陌生的人,忽然有点想哭。

【r27/短】无名


说一下:

#第一人称【因为第一人称这种是第一次写所以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

#日记体【这个也是第一次写!!qwq所以看起来肯定非常奇怪!!所以千!万!不!要!当!成!日!记!看!qwq

#日记的时间是倒着的要注意【因为是倒着写所以bag肯定非常非常多!!知道很多就行了,不要刻意找qwq找到了也不要放在心上qwq伤感情qwq

ooc!ooc!ooc!





2014.12.23


他依旧没有来。


2014.12.22


和莱斯特恩罗家族联姻的日子还是到了。


见过了一个个在里世界举足轻重的角色,却始终没有那一个熟悉得快烂掉的身影。reborn还是不肯见我吗。从来不知道原来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假如他来了……


我注意到她看着我。也许是我搂得太紧了。果然还是没能习惯意大利的冬天。


2014.12.15


我就是个傻逼。


2014.12.14


我什么都不想要了。


2014.11.31


等一切都结束了,就把这个写得乱七八糟的东西烧了吧。不希望让他看到。


但如果在结束之前被他看到了


2014.11.25


在整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办公桌居然还有一个暗格。


里面放着十几枝,大概有十四枝花。不知道究竟放了多久了,叶子摸上去很扎手。全谢了。花也看不出是什么品种。


2014.11.23


居然被隼人担心了。


2014.11.19


即使我和reborn再恢复从前的关系,我也不可能再恢复以前的心境了。


不管我想不想恢复都没有办法,我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那么自然地对待他。


2014.11.17


二十一点三十分。


差不多刚解决完联姻的事,我站在卧室朝南的窗前,并没有把防弹玻璃制的窗户打开。我对着窗外说,reborn,我知道你正在听我说话。


但其实我并不知道他究竟在不在。


可我依旧说着,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和莱斯特恩罗家族的露伊莎小姐。


这是整个里世界都知道的事,但我不介意自己再亲口告诉他一遍。


你会来吗。然后我又改口。算了。你还是别来了。


2014.11.03


我终究还是停止了寻找reborn,这种假公济私的命令。


2014.10.18


差不多五点醒来,处理好未能按时批阅的文件,大概是在七点出门。


见到老伯莱,他还是那副老狐狸的样子,就是看起来比第一次对峙时苍老了许多。


照例行了一个吻手礼,笑着将我迎进家族。我拐角弯期间说了许多违心的话,终究是把想要联姻的时间推后一点的事情隐晦地提了出来。


他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2014.10.17


今天一直工作到凌晨三点才睡下。


2014.10.14


我恐怕会讨厌上自己的生日。


2014.10.08


我不喜欢自己的彭格列血统。应该是说是厌恶才对。


2014.10.07


我真是幼稚极了。


2014.09.30


到现在什么都没发生。


2014.09.20


与莱斯特恩罗家族联姻的事会在今晚的宴会上公布至全世界。


我承认,确实彭格列与莱斯特恩罗联姻这个决定是有点逼迫reborn的意思。


并且只要reborn出现,说句反对的话,我就会立刻毁约取消婚礼,不惜与莱斯特恩罗交恶甚至开战。


2014.09.18


尽管隼人帮我承担了一部分工作,但作为教父沉重的工作依旧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尤其是最近。


2014.09.15


如果我有一天在黑手党的路上,迷失了自我,忘记了初衷,真希望有人能够再像以前一样将我从迷糊中拉一把,然后甩一皮鞋脚印。


2014.09.10


他还欠我一个解释啊……


2014.09.05


今天与老伯莱的小女儿露伊莎小姐见面了。她很可爱。


从她的一些举动中看得出来,老伯莱并未将她深入带进这个世界。也许与彭格列联姻只是想要更好地保护她。


2014.08.30


累。


2014.08.19


今天与老伯莱之间谈了谈关于两个家族联姻的事。


然后我对自己下了一个赌注。








应该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