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和桑

黑历史

【g27/短】本之愿

·
1
闹铃将寂静划破。
·
·
·
·
纲吉发觉自己快要离开了。
·
他向面前的人匆匆说了一句话:
·
“gio先生下次再见哦!”
·
就在梦醒的前一刻,他向那个有着漂亮的金色头发的人招手,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
·
“唔……”
·
刚睡醒的十代首领眼中还带着水雾的。
·
刚才还吵得不行的闹钟截然而止,纲吉一下子有点愣。
·
“……”
·
“……”
·
“啊啊啊!!”
·
电流通过电线从闹钟底部到达十代首领的小腿上。
·
杂乱的电流声让人听得头皮发麻。
·
在一旁一直看着纲吉的初代有点心疼。
·
长达五秒的时间对纲吉而言就像五十年那么长,对giotto而言却像是五个世纪。
·
“呃……”
·
电流结束了,纲吉却奄奄一息。
·
“ciao!”
·
那个闹钟忽然出现了两条腿,站起来,转过身,出现的不是钟面,而是一个婴儿的脸。
·
“Reborn!!”
·
纲吉朝着第一杀手怒吼着,大有要上去拼死打一架的气势。
·
giotto手撑着下巴,肘搁在膝盖上,也不嫌不整洁,坐在乱糟糟的仿佛被抢劫过了的房间里淡笑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
·
2
“哈……Reborn那个家伙……”
·
纲吉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一路喃喃着将来要怎么报复Reborn要用哪一百种姿势让Reborn向自己道歉……
·
从未离开过他的初代一直跟在他身旁,听到这些话有些失笑。
·
“不必报复他,把他交给我就好了。”
·
纲吉忽然觉得有点冷。
·
好吧,
·
其实并不止一点点。
·
炎炎夏日,纲吉忽然怀疑Reborn会不会是在自己的校服里加了冰碴子。
·
3
在到达学校之前,纲吉遇见了装作偶遇的狱寺小春,晨练的大哥山本和真·偶遇的京子。
·
一下子热闹了不少。
·
众人交谈着,身后的giotto也时不时说笑几句。
·
但没一个人回应他。
·
这显得他有点孤寂。
·
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
明知道不会有任何人看见他。
·
但他依旧会时不时地接几句话。
·
·
·
·
4
被Reborn逼着做完了10套卷子后,纲吉终于被放走回去睡觉了。
·
躺在床上,纲吉放松了整个身子,尤其是累得不行的大脑。
·
哦,别误会,这里并不是说动脑筋思考答案,而是一直在认真考虑该蒙那个答案正确率更大。
·
一上床,纲吉整个人就舒服得瘫在那,蹭了蹭被子,就这样睡过去了。
·
giotto看着纲吉整个人呈“大”字的睡姿,皱了皱眉。
·
他想把纲吉露出的冰凉的手脚放回被子里去,却捞了个空。
·
愣了一下,随后笑笑。
·
他笑得很好看。
·
虽然非常苦涩。
·
·
·
5
“gio先生!”
·
纲吉非常兴奋地向远处的人招手。
·
“对不起啊……我被Reborn逼着做了10套卷子,熬到了好晚才可以睡!这么晚来真是抱歉……”
·
giotto笑着对纲吉说:“没事哦,今天的文件多了些,我也刚来没多久。”
·
自从那一次彭格列戒指争夺战胜利得到了戒指后纲吉就发现,自己每晚入睡时在睡梦中会遇见在十九世纪同样入睡了的彭格列的创始人giotto·彭格列。
·
从刚开始的紧张惊讶不可思议到现在的释怀。
·
好吧其实现在的纲吉依旧很紧张惊讶不可思议……
·
·
“gio先生,我们今天说些什么呢?”
·
“嗯……”
·
·
·
·
“……噗,你知道吗?那时候G的脸色……”
·
·
·
·
giotto并没有告诉纲吉自己的身份,他只对他说他是十九世纪的一个普通的商人。虽然纲吉其实是明白giotto的身份的。
·
纲吉也没有告诉giotto他的身份,giotto也只是知道纲吉并不是十九世纪的人,他属于二十一世纪。
·
纲吉对他说未来的电视,未来的寿司,未来的学校,未来的衣服。
·
聊了很久,他们都忘记了在现实世界的烦恼。
·
·
“啊!gio先生,我要走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们下次再继续吧!”
·
他看见giotto对他笑。
·
他看见giotto在向他招手。
·
·
·
·
纲吉无法记得梦中发生的事。
·
每当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都会忘记梦里发生的事。
·
·
·
·
6
·
·
giotto坐在纲吉的床边看着他。
·
房间的窗户并没有关上,风掀起窗帘吹进房间里。
·
月光没有了窗帘的遮挡,照在了giotto的身上,透明的身影显得更加朦胧。
·
giotto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抬起来的手依旧什么也触碰不到,穿过了窗户。
·
他顿时有点孩子气的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
他有些挫败,苦恼地看向床上的纲吉。
·
再这样吹风下去会感冒的啊……
·
但他苦恼归苦恼,没有任何作用,纲吉依旧睡得美美的。
·
看着纲吉的睡颜,giotto有点恍惚。
·
他想起了以前。
·
想起了他以前每晚入睡时所遇见的十世。
·
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叫着gio先生的小十世
·
想到这里giotto笑了一下,浅浅的。
·
那是怀念的神色。
·
·
·
·
·
·
·
·
·
·
·
·
·
·
6
·
前天,泽田纲吉完成了一个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黑手党任务。
·
当晚入睡时,他又见到了他的gio先生。
·
giotto看见纲吉后本想调笑几句。
·
但他有点笑不出来了。
·
他在黑暗的里世界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看起来十分平静。
·
但他惨白的脸色和微微发抖的双手出卖了他平静的表情。
·
giotto觉得他看起来快要哭了。
·
·
昨天,是泽田纲吉作为彭格列继承人身份的最后一天。
·
今天,继承仪式上的纲吉·彭格列以及他的守护者们脸色很不好。
·
尽管被人发现了但没一个人在意。
·
他们只在意这是彭格列的新一代老板。
·
纲吉·彭格列。
·
·
7
giotto漂浮在彭格列总部的上空,他并没有下去见证纲吉·彭格列接过“原罪”的那一刻。
·
前天,纲吉完成了第一个任务,也许还不能称为一个任务。
·
法律顾问Reborn将一个杀人无数的敌对首领绑在了一个房间里。
·
他把纲吉刚学会不久的枪塞进了纲吉的手里。
·
那一天的纲吉足以让giotto心疼好一阵子了。
·
他开始思考自己创建彭格列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
也许是,也许不是。
·
但giotto依旧很自责。
·
·
·
8
·
·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
微笑的面具已经完全长在了纲吉的脸上。
·
继承了彭格列以后,giotto呆在纲吉身边流露出的是越来越多的伤感和自责。
·
每当看到纲吉皱起眉头的时候,giotto都会条件反射一般的伸出手想要把眉头抚平。
·
然后看着自己的手穿过纲吉的脑袋。
·
其实挺微妙的,这种感觉。
·
但giotto已经习惯了。
·
·
·
·
9
·
纲吉·彭格列20岁生宴的那一天,他遇见了一个人,让他感到很不安的人。
·
他叫白兰·杰索。
·
也是令giotto很不安的人。
·
那天白兰对纲吉行礼的时候,故意错过彭格列戒指,吻在了纲吉的手背上。
·
giotto差点炸毛。
·
一旁的狱寺差点要冲上去拼死打一架。
·
不过他被黑着脸笑的山本给制止住了。
·
·
·
·
10
·
一直跟在纲吉身边的giotto自然明白纲吉的计划。
·
其实giotto感到很满足。
·
从14岁时开始纲吉的梦就全被他承包了。
·
从14岁开始每时每刻giotto没有一次离开他。
·
咳咳……洗澡上厕所什么的不算。
·
·
为了彭格列,为了自己的守护者,纲吉愿意牺牲自己来保全大家。
·
·
11
·
在销毁彭格列戒指前,纲吉其实是很犹豫的。
·
先不说那个计划的成功率,彭格列戒指本身就是从初代开始便流传下来的彭格列的象征,7^3的一角。
·
但他依旧选择了销毁。
·
·
12
·
giotto明白纲吉并不知道彭格列戒指中其实还寄宿着每一代首领的灵魂。
·
但他看见纲吉在犹豫着要不要将戒指销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往他其实是知道寄宿灵魂这件事的方向想,他其实是因为他而犹豫。
·
giotto其实也挺乐意这样自欺欺人的。
·
·
13
·
在彭格列戒指销毁的这一晚,纲吉忽然想到自己想要用生命保护的东西真的只有他的守护者以及彭格列吗?
·
答案是当然。
·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夜纲吉很迷茫。


[end.]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