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和桑

黑历史

【g27/中长】两侧 第一章2

《两侧》第一章 梦的邀请2
·
·
【366天前】
·
冷……
·
giotto又一次看到了那个人在向自己招手。
·
这次我离他更近了。
·
也看得更清楚了。
·
寒冷中那个人笑得很温暖。
·
他向我招手着。
·
柔顺的棕发随着摆动晃动着。
·
但他在一侧,他在一侧
·
我过不去。
·
我想见他……
·
又是这种感觉……
·
漂浮在空中,有种力量引诱着我过去。
·
又好像在向下坠落着。
·
我不知道有多高。
·
害怕,恐惧。
·
·
·
giotto从床上坐起。
·
他手上拿着一把枪。
·
看着枪,giotto有点发愣。
·
梦结束了。
·
giotto笑了。
·
有点苦涩就是了。
·
就像坏掉发臭了的绿箭薄荷口香糖。
·
·
【365天前】
·
今天是giotto应邀与西洋跳棋脸相见的日子。
·
邀请函中说明了只邀请giotto·彭格列一人。
·
彭格列的其他守护者都只将自家首领送达致目的地便止步。
·
他们不能再前进了。
·
那是他们首领的事情。
·
离开前,giotto有种不好的预感。
·
他回头看看自家守护者的背影。
·
很想跑回去拉住他们。
·
他感觉这一次将会是他最后一次见着他们了。
·
但是他又有一种预感。
·
如果他不去见西洋跳棋脸,
·
他将会后悔一生。
·
————————————————————————————————————
·
【730天前】
·
“真可惜啊。”
·
“……”
·
纲吉紧紧咬着下唇。
·
“纲吉·彭格列,你失败了。”
·
“……”
·
“按照我们之前所说的,我已经把时空缝隙打开了。”
·
“唉……”伽卡菲斯叹了口气:“确实我也疏忽,你与giotto·彭格列的的血缘实在过于稀疏。”
·
“我已经将缝隙打开了,一切时空错误都归结到那。不过你我都明白,这只是暂时的。”
·
“两年后还有一次的机会,由giotto来才有机率。你也知道。”
·
“我知道啊。”纲吉蹲了下来,把脸埋在膝盖里,整个人抖得如糖筛一般。:
·
“但如果他消失了怎么办?”
·
“不知道。”伽卡菲斯如此说道。
·
·
纲吉·彭格列喜欢giotto·彭格列,这在十代家族里并不算是个秘密。
·
·
·
·
·
·
纲吉蹲了很久,久到让伽卡菲斯以为他的腿是钢铁做的。
·
伽卡菲斯以为纲吉哭了。
·
但当纲吉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纲吉的表情相当平静。
·
“我现在作为时空错误,该送我进去了吧,那个什么缝隙。”
·
“对了,不要让他那么快过来。”
·
————————————————————————————————————
·
当giotto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湖泊边。
·
他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是西洋跳棋脸摘下面具后翘起的嘴角。
·
他的脸giotto没能看清,因为giotto已经晕过去了。
·
那种笑容giotto说不清。
·
至少用他积累的词汇来讲是说不清的。
·
·
giotto站了起来,打量着周围。
·
湖很美、
·
树很高、
·
叶很绿、
·
天很蓝……
·
树木都很高,很密,湖边几棵大树枝叶全架在一起,像个凉棚把天空给遮住,阳光却又穿过枝叶的缝隙打在湖面上,水流动时也显得五彩斑斓,看着柔和,很舒服,不会太阴暗,也不会过于明亮刺眼,偶尔还会有不知名的鸟鸣声。
·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giotto想到了一次蓝宝把草莓酱和奶油以及凤梨味的沙拉酱搅在一起然后再加上几勺蜂蜜几勺糖拿来拌,最后一脸兴奋地淋在蛋糕上拿去烤,吃了一大口然后嫌弃地吐出来就扔给女仆了。
·
我在想什么……
·
giotto打算先离开这个地方,余光一瞥,giotto看到了一个似熟悉似陌生的身影。
·
那个影子有着柔顺棕发。
·
可是他的眸子却不像梦里一样温柔。
·
那是冷冷的毫无感情的金棕色。
·
他就站在湖的另一面一动不动。
·
一时间四目相对。
·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giotto向那个人跑去。
·
那个人见giotto向自己最来,反应也是很快,立刻开始了你追我跑的游戏。
·
不知是不是无意的,giotto觉得眼前这个人一直在向他保持距离。
·
忽然感觉眼前的人渐渐放慢了速度,差不多感觉快要追上的时候,他消失不见了。
·
giotto一愣,发觉自己已经走出了森林。
·
风一吹,眼前的草坪便翻起了绿浪。
·
而向远方眺去,他发现了一个镇子。
·
·
·
·
giotto有种他永远都追不上那个人的错觉。
·
湖。
·
他在一侧,他在一侧。
·
giotto追着他跑,但他们之间还是那个距离。
·
giotto并不喜欢那个人看他的眼神。
·
他觉得那个人本是不应该这样看着自己的。
·
那他应该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
也许是像梦里那样温柔地笑着看我?
·
或许还有其他的。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