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和桑

黑历史

【r27/短】涩南西 上

《涩南西》上
·
·
“阿纲!快许个愿吧!”
·
“啊呀呀,蓝波大人我来啦!我的愿望是能有好多好多的葡……”
·
“蠢牛,你死开!十代目,快许吧!”
·
“阿纲,许个愿吧,再过几分钟十二点可就来了……”
·
“……”
·
——————————————————
——————————————————
·
其实泽田纲吉并不喜欢喝咖啡,尤其是那种非常苦的咖啡,就比如他最亲爱的法律顾问Reborn手中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喝的Espresso。
·
纲吉·彭格列喜欢喝的是那种甜甜的奶茶与日本的清茶,但自从接过了“原罪”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顶着个鸡窝头穿个背心套个大裤衩再随便加个外套两只手拿着热腾腾的奶茶坐在院子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的机会了。
·
·
法律顾问将叠在一起的两条腿换了一个位置,左脚在下,右脚在上,食指与大拇指依旧捏着杯子的杯柄,笑:真搞不懂你喜欢的那种仿佛街边随便一逛就可以买到草莓酱和奶油以及凤梨味的沙拉酱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调料搅在一起然后再加上几勺蜂蜜几勺糖拿来拌一般的甜腻腻的味道的东西有什么好的。说完,又轻抿了一口Espresso。
·
·
此刻,纲吉·彭格列坐在首领办公室里的落地窗前,与他曾经的法律顾问用着一样的姿势,双脚叠在一起,左手托着杯垫,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着杯子的杯柄。
·
距离过去的自己打败白兰已经过了四年了。
·
不用几个月,第五年就到了。
·
他的头靠在落地窗的防弹玻璃上,看着下方一片热闹的彭格列总部。
·
哦,说热闹也许并不合适。
·
庆祝是必须的,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
纲吉·彭格列抿了一口Espresso。
·
虽然白兰死了,这个世界恢复了正常,不管是自己父母还是阿武的父亲都回来了,但唯一列外的,是晴之彩虹之子,自己的老师朋友兼顾问Reborn。
·
他并没有像其他彩虹之子一样回来,尤尼无法预测他是否还活着,就连伽卡菲斯也没能探测到他的生命迹象。
·
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
·
虽然击败白兰是件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发生了Reborn这件事,谁敢在彭格列十代的面前嘻皮笑脸?
·
·
看着下方人忙七忙八的样子,纲吉有点走神。
·
不过只是有点而已。
·
至少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咖啡已经喝完了。
·
只是将杯子与杯垫放在桌子上,便再没有做什么动作。
·
“彭格列。”
·
纲吉顿了顿。
·
夏马尔靠在门框上,用手又敲了敲门弥补刚才没敲门就进来的失礼。
·
“夏马尔啊……进来吧。”
·
不忘顺带把门关上,夏马尔来到了办公桌前,看到了桌面上还残留了一点咖啡的杯子,皱了皱眉。
·
“还喝?喝死你。”
·
对着黑手党教父说出这种话,在普通人身上绝对会收到一个黑漆漆的枪口。
·
不过纲吉并没有在意,他也非常明白夏马尔是在为他担心。
·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完美什么的都是在童话里骗小孩的
·
入江的假死弹在这里就有一个体现,它让纲吉的心脏变得异常地脆弱,目测活不过30岁。
·
不过纲吉完全没把这当回事。
·
“心脏本来就不好,还喝咖啡,你有自虐倾向吗?”
·
“我也想治好。”
·
“那还不快治。”
·
“晚了,黄金抢救时间过了。”
·
“别放弃治疗。”
·
“想治也治不好,晚期了。”
·
夏马尔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彭格列十代。
·
“你没救了。”
·
“我知道。”
·
“唉……”夏马尔叹了一口气。
·
“早点忘了他。”
·
纲吉淡笑。
·
“我会尽力。”
·
——————————————————
——————————————————
·
“阿纲十六岁生日快乐!”
·
漫天的彩带落了下来,而泽田纲吉完完全全地呈惊恐脸吓到了床角,整个人都愣愣的。
·
“蠢纲,那是什么白痴表情?”Reborn用cz-75型的礼花筒顶了顶帽檐。
·
“……啥?什么情况?你们……”
·
自家守护者、迪诺先生、一平、京子和小春也在,一时间本就小的房间又因为一群人围在这里显得非常拥挤。
·
六道骸十分嫌弃地踢开脚下的纸团,用戏虐的语气说:“睡得堪比一头死猪。”
·
“……骸……还有云雀前辈?你们怎么在这?!”
·
“哟!”迪诺走上前来:“小师弟好久不见啊哈哈!”
·
“……你们……”
·
“我们都是过来给阿纲庆祝生日的!想要给纲吉一个惊喜才没告诉你嘛~”
·
“我看“惊喜”两个字只占了前面“惊”一个字好吧!而且都晚上几点了啊,现在才说庆祝什么的。”
·
“咦,我看看……十一点十八分,怎么了?”
·
“……谁要你们庆祝……”
·
“我们真的只是想给师弟一个惊喜而已啦!等师弟入睡之后来庆祝生日这个提议可是Reborn提议的,我们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咦?这是什么?”迪诺走过来解释着忽然在纲吉的床上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
·
“啊!!那个是……!等等迪诺先生!!”
·
众人将那个小本子团团围住。
·
首先入眼的是一个十分潦草的几个大字:“阿纲生日快乐”,后面还加了两个疑似感叹号的问号;第二个入眼的则是一个火柴人,勉勉强强还能看出是个小婴儿,还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小婴儿,而他的右下角还写了一个大大的“禁”字;第三个入眼的就是底下一排大大小小的火柴人,不多不少,正好十一个,上头还加了个文字泡,正是那六个大字——阿纲生日快乐(“??”?,“!!”?)。
·
“哦?”
·
“哦?”
·
“哦?”
·
“哦?”
·
“哦?”
·
“哦?”
·
“哦~”
·
“哦?”
·
“这个人是谁呀?长得这么丑,不过模仿蓝波大人的发型有眼光咩哈哈哈!”
·
“哦?”
·
“哦?”
·
“呵。”
·
此刻纲吉的两只手完全不知道该放哪里,脸快被烧得熟透了,脑子里一团乱。
·
“这个……那个……”
·
“呵,蠢纲。”
·
————————————————————————————————————
·
纲吉又冲了一杯Espresso。
·
他以前并不喜欢咖啡,非常不喜欢。
·
或许是因为苦,或许还是因为其他的。
·
尽管他现在依旧不喜欢,但他依旧会每天冲一杯咖啡来喝。
·
虽然有时候还没碰到杯子就被夏马尔发现给打断了,可他后面还是偷偷再冲了一杯。
·
但这绝对不是喜欢喜欢咖啡到死的体现,相反,纲吉其实恨透了咖啡。
·
他只是习惯了而已。
·
一天不喝浑身难受,两天不喝就要升天的那种。
·
他有再饮过奶茶,喝过清茶,但他觉得,这种味道再也不会是以前的那种了。
·
他再也无法去像以前那样了。
·
他觉得奶茶和清茶的味道很奇怪。
·
但他却依旧不喜欢咖啡。
·
逐渐,他有点迷茫。
·
他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那么适应奶茶,但讨厌咖啡的事也从来没有变过。
·
喜欢是什么?
·
他分辨不出来了。
·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