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和桑

黑历史

【r27/短】涩南西 下

《涩南西》下
·
·
纲吉·彭格列,今年28岁。
·
由于纲吉坚持不懈的喝咖啡精神与他那神奇的作息时间,被荣幸的告知也许活不过29岁,并且荣获了夏马尔入江正一等人的怒火与责备等附送奖品。
·
不过作为当事人,纲吉却并没有焦急,看起来对这件事并不在意,也没有回击那些责备怒火,只是理智地将自己的守护者派出彭格列寻找下一任首领。
·
对此,纲吉又再次荣获了守护者的怒火×7。
·
不过由于首领和属下这两层关系双方都没有再说什么,而雾守六道骸与云守云雀恭弥只是用“呵”与“哼”作为回应。
·
·

·
真的不在意吗?
·
怎么可能啊。
·
纲吉手上端着Espresso,捏住杯柄的两只手指不自觉地加重,脸上戴着与平时无异的淡笑,心中却这样问着自己。
·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
他一直都知道。
·
·
·
当狱寺隼人推开门看到了自家十代目正喝着咖啡的时候,心口顿时被名为愤怒的恐惧给填满。
·
他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将咖啡抢走往窗外倒,一系列动作没有丝毫多余的停顿,一气呵成。
·
做完之后连他自己都愣了愣。
·
两个人都没有做什么动作,就这样一直僵着。
·
纲吉咧了咧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
他觉得好像有只无形的手掐着他的喉咙。
·
·
·
·
张了张嘴,咬出了几个字——
·
·
·
“隼人,你逾矩了。”
·
·
·
不对。
·
他这样想着。
·
自己想要说的话绝对不是这个。
·
·
狱寺听到纲吉的话身体顿了顿。
·
·
“十分抱歉,十代目。”
·
·
不是这样的。
·
狱寺想着。
·
他想说的话不是这个。
·
·
————————————————————————————————————
·
·
“阿纲阿纲~你许的是什么愿望啊?”
·
“愿望说出来不就不灵了嘛……”
·
“呵呵,我猜肯定是什么健康长寿,永远在一起什么的幼稚愿望。”
·
“才不是!说好了过完生日就全部给我滚回去!!”
·
“纲君…….”
·
“啊……京子,不是的……那个……”
·
“呵,蠢纲胆儿肥了是吧?”
·
“……”
·
·
————————————————————————————————————
·
我最期望的是什么?
·
这是纲吉醒来后问自己的第一句话。
·
·
就在刚才,他梦见了自己十六岁生日的那一天。
·

·
大家在半夜自己睡着的时候,突然来拜访说是庆祝生日,其实就是Reborn出的主意故意来折磨我的吧。
·
真是的……
·
纲吉细细回忆着,但记忆如潮水般退去。
·
可是模糊不清了。
·
记忆中的每一个人就是那么模糊不清。
·
都变了,记忆中的人都变了,不再是曾经的感觉了。
·
不……等等……
·
·
·
自己最期望的是什么?
·
纲吉现在迫切地想要知道当初他许下的是什么愿望。
·
梦的最后一个镜头停格在自己许下愿后Reborn那看向自己的复杂的眼神。
·
Reborn……是知道的吧。
·
读心术什么的也太外挂了。
·
·
纲吉能明确的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恐慌。
·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
·
————————————————————————————————————
·
“唉……”
·
纲吉有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
“boss,怎么了么……”
·
库洛姆有点担心地走过来。
·
“啊……库洛姆么?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累。”
·
今天是为彭格列击败密鲁菲奥雷家族的第五年所举办的一个宴会。
·
虽然宴会并不大,但能来的家族却全集中在了这。
·
谁都知道现任教父并不喜欢这种宴会,更别说是彭格列主办的,这种机会实属难得,谁不想与彭格列搞好关系。
·
这样一来,宴会的本质反倒变得有些透明了,应付这些一看到自己就扑上来的家族,纲吉感到很吃力。
·
他觉得这是一种玷污,对胜利的玷污,也是对牺牲者的玷污。
·
·
啧,搞得好像自己有多神圣一样……
·
·
真是恶心。
·
都恶心透了。
·
·
“我想出去一会儿,库洛姆,这里能先交给你吗?”纲吉淡笑。
·
“当然可以,能为boss分忧我很高兴,但是boss您是要……”
·
“十分感谢,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
不等库洛姆说完,纲吉就先跑开了。
·
“bo……”
·
·
库洛姆看着跑远的纲吉,犹豫了一会儿,把伸在半空中的手放了下来,随后又开始为难起来了。
·
现在该怎么办?是去跟骸大人说还是……
·
“让他去吧。”
·
夏马尔走了过来,咪着眼看着彭格列跑向的南西方向。
·
·
“今天是他消失的第五年。”
·
.
“……”
·
·
“恐怕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
·
·
·
·
·
·
————————————————————————————————————
·
·
纲吉不紧不慢的走着,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步子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
·
直到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东西,他才停下来。
·
调整好自己,再重新向那前进。
·
那是一座坟墓。
·
但纲吉知道,其实坟墓的下面什么也没有。
·
“Reborn。”
·
走到了墓碑前,纲吉将左手伸出,放在了墓碑上
·
中指首先落地。
·
“下午好。”
·
·
他慢慢弯下腰,直到整个人都将石碑环住。
·
“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
纲吉苦笑着。
·
“在这我离开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
“十二年前……”
·
说到这,纲吉顿住了。
·
“不……是七年前的时候,你还记得吗?就是我生日的那一天……”
·
“你,带着迪诺,守护者和其他人在半夜突然跑来庆祝,还说什么想给我一个惊喜,实际上是故意的吧……”
·
“好吧我觉得你就是故意的。”
·
“对了,当时我给自己画的生日贺图还被迪诺发现了,真是被你们给狠狠嘲笑了一会……”
·
“咳……不要在意我画的那个禁止……呃……Reborn你的标志……”
·
“不过其实我很开心很开心。”
·
“那天晚上你们闹到了很晚很晚,但我还是很开心,就是有点烦……”
·
纲吉的眼神柔和了下来。
·
“还有,吹蜡烛许愿的时候,你绝对有偷读我在想什么吧……”
·
“能告诉我那天我许的愿望是什么样的么?
·
他把下巴搁在了碑上,像是回忆着什么。
·
“能告诉我吗?”
·
“我的愿望。”
·
“你是知道的吧。”
·
纲吉紧紧地咬住了牙齿,眼睛有点模糊。
·
“Reborn……”
·
尾音不自觉地加上了点哭腔。
·
“呜嗯……”
·
真是……糟糕透了……
·
眼睛逐渐模糊。
·
浑身都仿佛脱了力,而眼前自己正抱着的人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
可也不是太糟糕。
·
但至少他还能感受到有什么从眼眶里溢出。
·
仿佛溢出来的都是这些年的负担,一下子,纲吉觉得轻松多了。
·
“……Reborn……”
·
他狠狠地咬住下唇,将脸埋在袖子里,两支手紧紧握着,看起来好像想要把指甲陷进肉里去,似乎想要隐忍着什么。
·
但带有哭腔的呻吟却不如意地流露出来。
·
“唔……”
·
“嗯……”
·
Reborn,我有一个愿望。
·
直到我死,也实现不了。
·
·
·
·
·
·
·
·
·
·
纲吉·彭格列做了一个梦。
·
·
“咩哈哈哈哈哈!那这些蛋糕就全是我的啦!!”
·
“蓝波酱,不可以哦!这些都是大家吃的,不可以一个人独吞!”
·
“喂……大半夜吃什么蛋糕啊,尤其是女孩子,不怕长胖吗?”
·
“啊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就当作是吃夜宵……”
·
“夜宵不是这样玩的!”
·
十多个人聚在一个小房间里打打闹闹,房间的主人虽然皱着眉头就没松过,却也没能遮挡住眼中闪烁的光芒。
·
叹了一口气,在欢乐的气氛与一直坐在身边的那个人的复杂的眼神中咬下第一口蛋糕。
·
大概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个蛋糕究竟有多苦涩。
·
真是比Espresso还要苦。
·
·
·
[end.]
·
·
————————————————————————————————————
·
不知道有没有烂尾ww
·
好了,我要睡了,晚安~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