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和桑

黑历史

【2727】戒

·
·
·
·
灯塔的光有点刺眼。
·
『加柯坦夫,你若执意要与阿洛涅斯图为敌……』路斯抿紧了唇,狠狠地盯着他曾经的挚友。
·
这是一把枪。
·
加柯坦夫对那个用枪指着自己的人眯眼笑了笑,并说了一句话。
·
·
·
一瞬间,路斯膛大了双眼。
·
食指已扣动了扳机。
·
枪响,血红,子弹从颈脖穿过,嘴角的弧度僵的不自然,头颅上原本微笑的表情,顿时扭曲异常,然后,坠海。
·
·
·
·
·
·
·
·
·
【唔!】有什么在胸口炸开。
·
·
真是……糟糕啊——
·
纲吉跌回了床上以后如此想着。
·
浑身发不出一点力气,想动一下,来自胸口的疼痛便会如同一片锐利的纱纸在你血肉模糊的伤口上狠狠磨过。
·
嗯……胸膜性疼痛发作了。
·
感受着胸部不规则的,并且貌似完全没有要停下反而还在不断增涨的钝痛,纲吉苦笑了一下,扭头看向窗外。
·
他的病床离窗户并不远,风把没能关紧的窗户推开,雨水也顺着飘进了病房里打到了他的身上。
·
不过也把房间里的消毒药水味冲淡了不少。
·
冷风扫过纲吉,这也让他的疼痛舒缓了一点。
·
·
【boss!】
·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纲吉抬头看向声音来源。
·
一滴汗不经意间流下。
·
【boss,没事吧?】
·
库洛姆将刚熬好的粥放在了一旁,随后急忙拉出抽屉翻出了一瓶药。
·
【库洛姆,没事的。】纲吉说着,然后看向库洛姆手中的药摇头示意。
·
【可是……】
·
纲吉微笑着说:【反正也没什么用。】
·
库洛姆咬紧了下唇,抓着药瓶的手不自觉加了点力。
·
【但是……总比什么也不做好啊……】
·
·
纲吉用安慰的淡笑看着库洛姆。
·
然后开玩笑说着【与其吃几粒药,还不如再抽一支烟来的有效。】
·
·
虽然他确实想再抽一支。
·
·
————
·
·
“一平!快过来吃饭啦!”
·
“好!等一下!”
·
·
『加柯坦夫……』
·
『你……为什么……』
·
·
“一平!”
·
“再等等等等!这集就要完啦!”
·
十二岁的一平戴着一个厚厚的眼镜对着电视激动地喊着。
·
“唉……一平,再不来饭菜什么的可全要被花椰菜妖怪给抢走了哦。”
·
“唔……”
·
一平有点艰难地思考着,狠狠咬住了牙齿。
·
“呜……”或许是思考无果,一平有点泄气,却依旧坐在电视机前,像是不想挣扎了一样。
·
“……”
·
纲吉无声地来到一平身后,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并拿起了一旁的遥控器。
·
在按下“关机”键的前一刻,他瞄了一眼电视上的内容。
·
应该是最近一个大火的电视剧,记得大概是叫什么路斯森。
·
·
“啊啊!阿纲桑!”
·
一平惊讶地看向站在身旁的人。直到他把遥控器放下才回过神。
·
纲吉摸了摸一平的头,说:“一平,你视力本来就不好,别老是长时间对着电视,多爱护一下眼睛,你还是在上学期间呢……”
·
“……”
·
听话地起身,但在通往餐厅的茫茫大道上一平的眼睛始终没能离开电视屏幕。
·
她虽然是一名杀手,但这个年龄层该喜欢的东西她也毫不吝啬地喜欢上了,就比如刚才还在播放的一个名叫电视剧的生物。
·
电视剧讲述的大概是西西里黑手党崛起的的故事,主角路斯所在的黑手党家族是西西里最强大的家族之一,但在他幼年时期时父母被一个杀手组织赶尽杀绝,而路斯侥幸逃脱,被一个贵族收养,后来贵族又被一个杀手组织给灭门了,路斯被未来的小boss加柯坦夫所救,二人又被把贵族灭门的杀手组织的敌对杀手组织给收养,两个人相互扶持一路长大,后来路斯又遇见了曾经黑手党家族的残党,被告知自己是西西里最大的黑手党之一的继承人什么的balabala,于是主角就决定要从振家族什么的balabala,后来就与加柯坦夫一起讨论这件事balabala,真正壮大了自己的家族后路斯又一次地发现,原来那个收养了自己的杀手组织就是曾经将他家族赶尽杀绝的那个组织,重磅不停止,加柯坦夫又把路斯是曾经那个黑手党家族的后裔泄露给组织,并且告诉路斯是自己其实是那个灭门贵族被抛弃的孩子,见到收养的路斯便十分气愤憎恨balabala……当然,这只是前戏,路斯后来把加柯坦夫杀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杀人,然后路斯开始黑化黑化,开始了崛起的第一步………主角的演技不仅好,人长得也也帅,里面的故事环环相扣,剧情催泪,配乐也都是极品,简直是经典——一平如此述着。
·
纲吉第一次听的时候有点懵。
·
但他只是笑笑。现在像一平这么大的小女孩差不多都爱看这种类型的片子,很正常,不过纲吉还是有点疑问,明明自己本身就是个杀手,身边也全是真正的黑手党,看这种电视剧难道不会感觉很别扭吗?
·
·
·
————
·
·
【Reborn,你觉得他怎么样?】彭格列的现任老板抬眸询问着站在身边擦拭着自己爱枪的法律顾问,然后眸子瞄向了距离他们不远也不近的一个人。
·
法律顾问瞥了一眼自家boss所指的人,然后无所谓地说【你看中的人,你自己决定。】
·
【嗯,那可以,就他吧。】纲吉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走向了那个长相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人。
·
·
·
·
·
·
他感受着那个人与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低着头,他能看到那个人的影子已经近在眼前。
·
虽然窗外投入的光线将他的影子拉着很长,也很扭曲。
·
【你好,你的名字是?】
·
·
·
·
听到这句话,摆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
·
将棕色的脑袋缓缓抬了起来,露出了仿佛比夕阳还要耀眼的,却毫无感情的金色眸子,然后看着眼前淡笑的人,缓缓吐出了一个字。
·
【言。】
·
·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
·
·
·
·
————
·
·
·
·
『两天,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必须给我滚回来。』
·
“嗯,我知道。没有事了?”
·
『对了,关于………』『……』声音忽然停下。
·
“嗯?还有什么事吗……”
·
『……』手机对面的人没有再出声。
·
纲吉叹了一口气,说道:“Reborn,你好歹注意一下时间差好吗……日本这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还有什……”
·
『呵。没有事了。』
·
『滴——滴——』
·
“……”
·
看见手机屏幕上的“通话已结束”几个字,纲吉有点无奈。
·
·
·
终于再次躺回床上,却又没有了睡意。
·
翻身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嗯……虽然在黑夜里看什么都是漆黑的。
·
·
·
他开始想起自己曾经失去的一段记忆。
·
·
·
·
————
·
·
【找得怎么样?】
·
【十分抱歉,boss,没有在海……】
·
【继续。】
·
【……是。】
·
·
【……】
·
看着倒影着蔚蓝的大海,却又感觉是透过它看着其他什么。
·
咧开嘴,喉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他想把烟戒了。
·
·
·
·
·
————
·
“纲君明天又要回意大利了吧?”
·
“嗯……”
·
纲吉用包含着歉意杂加着些愧疚的表情回应着奈奈。
·
“这样啊!那就是说今天还能在待一天?太好啦!”
·
“咦?”
·
“因为纲君你每次都只是匆匆赶回来看一下,马上又走了,所以难得这次能回来住这么多天,我很高兴嘛……啊呀……纲君会不会觉得我很……”
·
“一点都不会。”打断了奈奈的话,纲吉抿唇,然后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
这一次回意大利,恐怕下一次再见到奈奈就是几年后的事了。
·
·
·
————
·
·
【咳—咳呵———】
·
五指合拢,食指与大拇指抵在唇边不住地颤抖着,似是想要隐忍着什么。
·
看着手指上的鲜红,纲吉淡漠地拿过了纸巾一擦了事。
·
然后有点失神地转头看着窗外还在下着的雨。
·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好好感受一下现在难得安静的一瞬。
·
·
【彭格列。】
·
·
【嗯。】纲吉垂眸,却没有将目光转向那个人。
·
【夏马尔么。】
·
【……】
·
夏马尔没有回答,将投向纲吉的目光转移开来,走到窗户面前,将未能关上的窗户关上。
·
【……我觉得自己最近已经好了很多了,所以……】
·
【不可能。】
·
似是明白了彭格列十代想要说什么,夏马尔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
纲吉顿了顿,终究将目光转向了夏马尔的身上。
·
【夏马尔,你是明白现在彭格列的状况的。】
·
【呵。】
·
都只是借口而已。
·
【总之以你现在的身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回到办公桌前的。】
·
【唉……】纲吉叹了口气。
·
【现在的彭格列需要我,即使我现在……】
·
【那是你自作自受。】
·
【……】
·
【总之在把你那恶心的肺癌给医好之前,别跟我提有关任何彭格列公务的事情。】
·
【……】
·
纲吉摇摇头,他并没有否定夏马尔说的话,但是……
·
【■■■■■■。】
·
听到这句话,夏马尔愣了,错愕地看向彭格列十代,然后撞进了一双带有歉意又有些模糊不清的有着复杂感情的眸子里。
·
·
·
·
·
·
————
·
·
·
纲吉走在并盛的大街上,在离开之前,他想要再好好看下这个小镇。
·
一路上随处可见最近大火的电视剧《路斯·维森》的影子,就比如刚才经过的那家服装店里放着的震耳欲聋的《路斯·维森》主题曲,再比如下一个拐弯处的咖啡厅门口贴着的路斯·维森与加柯坦夫对决那一集的海报……
·
·
·
·
————
·
·
·
【言……你可以吗?关于这次任务。】纲吉咬唇看着眼前的人,他想要再见到那片温柔时仿佛可以溺死人的金色海洋里。
·
眼前的人却有意无意地垂下了头。
·
【我会尽力的,boss。】
·
·
·
·
言离开了之后,纲吉跌回了办公桌后面的的老板椅上,然后有点头疼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
【Reborn,进来。】
·
【哼。】
·
门被踢开,不过细心的法律顾问又将门良心地甩了回去。
·
【分配给言的任务,你是故意的。】
·
【没错。】
·
【……】
·
Reborn见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没再说话,皱了皱眉。
·
【你也早就察觉到了不是么?】
·
【他是政府安插进来的奸细。】
·
纲吉的手一顿。
·
Reborn注意到了这一点。
·
【啧,蠢纲,别让我失望。】
·
·
·
·
·
·
·
·
·
·
·
·
·
·
·
·
纲吉·彭格列第一次抽了烟。
·
·
·
·
·
·
·
·
·
·
·
·
·
·
·
·
————
·
·
纲吉站在咖啡厅的门口,看着海报有点出神,连咖啡厅里边的收银员投来的质疑的目光都没察觉。
·
配合着咖啡厅里放着的路斯·维森带着点悲伤绝望的角色歌,纲吉越来越觉得自己快要想起了些什么。
·
他好像……忘了什么?
·
不,什么也没有。
·
·
·
·
————
·
·
·
·
·
【言……】
·
纲吉手上握着枪指着对面的人。
·
【为什么一定要与彭格列作对……】
·
【纲。】
·
纲吉错愕的看着淡笑着的那个人。
·
那是一片可以溺死人的金色海洋。
·
月光下,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有些嘲弄。
·
言继续说着。
·
——【■■■■■■■■■。】
·
扳机已经扣下。
·
枪响,血红,子弹从颈脖穿过,嘴角的弧度僵的不自然,头颅上原本微笑的表情,顿时扭曲异常,然后,坠海。
·
这是一把枪。
·
通过了灯塔的光线反射下让纲吉感到无比刺眼。
·
·
·
·
纲吉不记得这件事了。
·
他什么都不记得。
·
·
·
·
————
·
·
·
·
·
这样想着,纲吉却仿佛逃一般的跑开了。
·
他忽然有点迷茫。
·
嗯。
·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抽烟。
·
·
·
·
·
·
·
·
·
·
——————————————————
·
时间线这里穿一下那里插一下。
·
嗯。
·
别说了,我自己看都有点凌乱……

评论(3)

热度(10)